閱讀歷史 |

第3814章 春風送暖(1 / 2)

加入書籤

接著,羅軍又繼續說道:“隻是,這條路還不適合你們走。照顧好你們的母親,照顧好你們的自己,照顧好你們的下一代。這是你們接下來要做的。當我們都成年之後,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未來的路來負責。你們的路,我無法替你們去走。我們每個人都去走好自己的路,好嗎?”

陳念慈他們便知道父親心意已決,便是說什麼也都沒用了。

喬凝深吸一口氣後,說道:“你隻管放心去做你要做的事情,我們會永遠的在多瑙星上等你!”

沈墨濃,司徒靈兒都表示會永遠等羅軍。

黑衣素貞則說道:“我知道你要去什麼地方,我陪你去吧。”

眾人心裡都知道,能陪著羅軍一起去的人,就隻有黑衣素貞。其他人若是說要跟著去,大多隻能成為負擔。隻有黑衣素貞,不僅不是負擔,反而是羅軍的絕對助力。

羅軍點了點頭。

秦林很想幫羅軍,他的時間之術還是有奇妙之力的。可惜,如今他身負重傷,短暫數十年間,難以恢複。所以,他也隻能望洋興歎……

走之前,羅軍和妻子們,孩子們告彆。

他和妻子們儘情的恩愛纏綿,仿佛要將這一生的恩愛都訴於其中。

和妻子們的纏綿完畢之後,羅軍也和孩子們單獨說話。

首先是陳念慈。

在一座雪峰之上,羅軍對陳念慈說道:“小語是我當年在這多瑙星上曆儘艱辛救出來的。我將她帶回地球,一直都視她為我的親生女兒。她選擇替代若然前去,我知道她一方麵是為了報恩。另一方麵的一些心思,我也未必就一點都猜不出來。但不管怎樣,我此生若不將她救出來,往後餘生,我也不配活著。”說到此處,歎了口氣,道:“念慈,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嗎?”

陳念慈重重點首,道:“爸,您放心的去吧。這裡一切有我!”

羅軍拍了拍陳念慈的肩膀,眼眶微微一紅,道:“孩子,所有的重擔都會壓到你身上,辛苦你了。”

陳念慈淡淡一笑,道:“與父親您要去奔赴的艱辛和危險相比,孩兒所做一切,不值一提!”

末了,陳念慈問羅軍:“將來,您有可能會接受語妹妹的感情嗎?”

羅軍搖搖頭,道:“我可以為她做任何事情,但唯獨,不能給予她超越父女的感情。”

陳念慈也歎了口氣,一時之間,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和陳念慈聊完天後,羅軍也見了白小寧。

父子兩也是在雪峰上。

羅軍看向白小寧。

如今的白小寧,成熟了很多。

羅軍自嘲,苦笑,道:“如今在你心裡,我這個當父親的,隻怕是更不配了吧?不要緊的,你心裡想說什麼,都可以說。我欠你很多,也很想給你補償。但這些年裡,我不僅沒有給你補償,反而給予你諸多苦難。你心裡有怨恨,我都能理解!”

白小寧沉默不語。

他在麵對羅軍時,總有種傳統兒子麵對父親時的那種難言沉默。

羅軍也不催他。

兩人都保持了沉默。

許久後,白小寧用一種平靜無比的語氣說道:“語姐姐心裡很崇拜您,她跟我說過您當初的許多事情。但那都是她說的,我心裡沒有多大的感觸。聽瀾姐也跟我說過您的事情,她還給我看了您當年寫給她的信。她也說了您當年和輕塵阿姨一起經曆的事情等等!但這些我都沒有感同身受……”

“您剛才問我,在我心裡,您是不是更不配當我父親了?”白小寧道:“我現在可以給您答案,不是您不配當我父親,是我不太配當您的兒子。這一次,我切實體會到了您的擔當與痛苦。該承受的,不該承受的,您都在承受。我總算明白,我母親如此驕傲的女人,為什麼願意為了您不顧一切,還願意跟彆的女人一起來分享您。”

羅軍身子一震,隨後眼中閃過無限欣喜和意外。

語音都開始發顫“小寧……”

白小寧繼續說道:“這些年裡,您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羅軍忍不住問:“什麼道理?”

白小寧道:“不管我內心是邪惡還是麻木不仁,但聰明的做法,都應該是做一個好人,做一個不胡亂沾染因果之人。善有善因,惡有惡果!”

羅軍聽後,心中歡喜,同時如釋重負。

他知道,兒子白小寧以後不會再是一個惡人。

與白小寧分彆後,羅軍見了陳聽瀾。如今的陳聽瀾很乖巧懂事,羅軍輕輕的擁抱女兒。

陳聽瀾也輕輕的說道:“父親,您一定會安全回來的,對嗎?我娘親說,這世上沒有您辦不到的事情。”

羅軍微微一笑,道:“對,我一定會安全回來的。就算是為了你們,我也會安全回來的。”

在和陳聽瀾分開後,羅軍又見了雅珞。

和雅珞相處時,靜謐而自然,舒服而溫馨。

接著是陳若然,陳若然跟羅軍說對不起。

羅軍心疼的摟住女兒,道:“傻孩子,不要說這種傻話。”

陳若然靜靜的依偎在他的懷裡,許久之後才說道:“爸爸,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刻在您懷裡的感覺。”

羅軍拍了拍她的背,道:“你出生的時候,我沒有陪著。直到你長大後,我才回來。你現在還未出嫁,我又要離去,一去能否回來,我也不知道。小然,爸爸心裡對不住你,但每次又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做什麼來補償你。”

陳若然道:“即便如此,如果我能夠選擇爸爸,就算是選擇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您當我的爸爸。”

羅軍感動落淚!

在和陳若然分彆後,羅軍又見了陳若瑤。

陳若瑤是他和喬凝生的女兒,剛好在陳若瑤出生的這五十年裡,羅軍倒是過了最平靜的五十年。所以陳若瑤從出生就享受到了正常的父愛與母愛。

羅軍也很陳若瑤講過永恒星域的那些事情等等。

眼下,他向陳若瑤說道:“爸爸走後,你媽媽就要你來照顧了。”陳若瑤重重點頭。

之後,羅軍又絮絮叨叨和陳若瑤說了很多。

陳若瑤是他最小的女兒,他和小女兒之間向來親昵得很。眼下陳若瑤知道父親要走,卻是止不住的掉眼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