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777章 貴圈很亂(上)(1 / 2)

加入書籤

這幾天心裡頗不寧靜,張漢卿總覺得有什麼事沒做好,但是又想不起來。

軍國大事,自有辦公廳主任朱光沐安排。他是個很精細的人,從來都沒有出什麼岔子,所以應該不是公事。

不是公事自然就是私事了。然後他想起來,不久前胡適曾和他談起,梁思成、林徽因伉儷要從美國回來,問他要不要參加為他們接風的事。

他對林徽因曾經的那點小心思,圈裡人都看明白但都沒說破,畢竟一連為她寫了兩首詩,名聲遠揚。兩年前林徽因與梁思成遠避美國讀書,未必沒有躲開他及鎂光燈的意思。

雖然他那時已經決定放棄了。

如今他們回來,作為曾經文化圈子裡的一員,又曾有過比較深的交集,還和梁思成算是有點交情的,肯定覺得不通知自已有失禮貌。但是考慮到自已的身份和曾經發生的故事,所以通過胡適點到輒止。

自已當時隻是一笑置之。

美女雖是我所欲,但是也不至於會讓自已夢縈魂牽,因為他已經有了新的獵物----皇後要遠比林徽因難啃得多也更有意思的多;如果從實用的角度,於鳳至、黃婉清、於一凡也都比她強許多。

於鳳至和黃婉清現在富可敵國,完全是他經濟上的強大助力;於一凡搞的報社雖然時不時的唱些反調,但是在原則性的問題上還是和他同呼吸的,作為無冕之王,政治上很多他想說而不好說的事,於一凡都能幫他處理掉。

要論學識,隻能說在林徽因的專業領域內她是傲人的,屬於才女型的美女。要這麼說,穀瑞玉在音樂領域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型才女。

隻是文學圈子更易出名而已。

時間是打磨一切棱角的機器,也是沉澱情感的利器。兩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多情的男人移情彆戀了,不單是他,聽說另外一個曾經苦苦追求她的人也重新發展了新目標,而且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他就是徐誌摩。

很有意思的是,他的熱戀對象是陸小曼,王庚的妻子。嚴格地說,是前妻。

很長時間沒有關注文化圈裡那點事了,事情的發展令他詫異但又覺得理所當然。徐誌摩在經曆長時間無果的單相思後,終於改弦易張,另覓新歡,他青春的荷爾蒙又盯上了他身邊時常出現的俏天鵝一般的陸小曼。

怪不得之前覺得他看向陸小曼的眼神不對勁呢。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的,他這個多情的詩人,終於向她這位有夫之婦下手了。

可憐的王庚!

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張漢卿能夠改變國家的命運,卻不能主宰個人情感的發展。在那次徐誌摩和陸小曼不經意之間的見麵之後,還是達成了這份孽緣。曆史的慣性,他也沒有扛住。

張漢卿已經做過努力了。君子成人之美,知道王庚和陸小曼之間巨大的門庭、性格差異,為縮小這種差距,他甚至動用權力特彆為其作了調動。

王庚從代理首都公安廳長到轉正再到兼任首都政法委書記和省委常委,在京城的地位一下子竄高了許多。這樣,拉近了和陸家的差距。

他又是留洋的高材生,畢業於清華大學,留學美國密歇根、哥倫比亞、普林斯頓大學,後入西點軍校。還一表人才,才子才女、俊男靚女,陸小曼總該滿意了吧?

不!

從婚姻的角度,王庚是比徐誌摩更合適的存在,但那是對一般人。對從來不知道生活艱辛、滿心追求情調的陸小曼來說,徐誌摩是更有趣的那個,比木訥少語一心撲在工作上的王庚不知道強多少倍。

開始他們還知道以討論詩詞的名義背著王庚見麵,後來乾脆就明目張膽了,以至於圈子裡都傳開了。

這一切,手握專政機器的王庚怎麼會不知?不過他畢竟接受過西方的教育,雖然十分痛苦,但還是豁達地表示祝福。自己這個嚴謹得近乎古板、視公事為生命的實乾家又怎麼是慣用甜言蜜語入詩的徐誌摩的對手呢?強扭的瓜不甜,大丈夫何患無妻?

去年他正式與陸小曼解除婚約,玉成後者和徐誌摩,給文壇留下佳話。

王庚本來就是有德意誌式嚴謹作風的軍人,婚姻亮起紅燈,卻並不影響他在工作上的投入。甚至因為沒有了妻子的掣肘,他的乾勁更大了。曆史上他從此之後再未婚,在48歲時以中將銜因公病逝於埃及開羅並葬於彼處,魂歸異域。

這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不該有這樣的遭遇,反正張漢卿是這麼認為的。他之所以把王庚從哈爾濱調到首都,就是看中對方的能力和謹慎。

首都安保無小事,謹慎才能駛得萬年船啊!

林徽因回來,如果自已不出席她和梁思成的接風宴,會讓外界有種錯覺,似乎他因此有了芥蒂一般。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